新闻资讯

蜂鸟资本于洋:新三板监管制度向注册制过渡

编者按:近期股转系统在对挂牌公司2013年年报进行审查的过程中发现,中航新材、中控智联两挂牌公司的年报披露存在违规问题,违反了相关规定的要求。根据各自违规行为的性质、情节和责任,在履行有关程序后,对挂牌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员采取了相应自律监管措施。近期新三板总经理助理隋强发表了主题演讲,支出新三板在下一步中作中要注意几个方面:一是坚持长期定位;二是坚持市场化取向;三是创新发展;四是加强监管。

以下文字,根据视频资料整理:

第一财经:传统主板上是否有类似的自律监管措施?新三板的在信息披露和违规处罚的制度安排上与主板相比有何不同?

于洋:其实在主板市场,也有类似于自律监管措施的制度安排,按照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规定,信息披露的相关义务人违反了相关规定,证监会也会约谈责任人、责令其改正、向其出具警示函、将个人违规行为记入诚信档案并公布、将责任人认定为不适当人选等等监管措施。

如果对比新三板与主板的信披违规处罚制度,其实事后处理的措施并不存在太多的区别。新三板与主板在信披制度上最根本的区别在于,主板的信披制度更重视监管者的主动管理作用,或者说透着一种父爱主义关怀。而新三板的信披制度是以合规性监管为主线,强调主办券商的持续督导,以自律管理为核心的,而监管机构发挥的是事后查处的保障作用。这样的监管思路其实代表着我国资本市场从审批制向注册制过渡的方向。

第一财经:隋强指出在创新发展方面,目前我们有一些融资功能和成熟市场比还有差距,那么我们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加强创新?

于洋:新三板的初衷是化解科技型中小企业的融资难,但目前这一市场由于投资门槛比较高(比如个人投资者的资金门槛是500),所以交易整体还趋于冷清。此外,这一市场在功能上还只是一个产权交易市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发挥融资的作用。

完善新三板的融资功能,眼下最现实的解决路径,就是8月即将正式推出的做市商制度。目前新三板企业采用的是协议转让方式。而在做市方式下,挂牌公司股票成交将更活跃,流动性也会更好,公司也因此更容易获得投资者的关注和参与。

做市商为挂牌公司股票做市,本身也代表了其对挂牌公司的认可与信心,向市场传递了一种正面的专业判断,这对于挂牌公司在资本市场的信用等级和知名度等都会有很大帮助。

但是我们要看到,做市商制度不仅不能包治百病,还可能会带来其他一些副作用。解决新三板流动性的根源依然在于市场的活跃度,就像主板的二级市场,尽管没有做市商,仍旧得到投资者认可。这里面就牵扯一个市场认同度的问题。因而在深层次上,要形成一个属于新三板市场的投资者队伍,让新三板公司完全在这个市场进行交易,而不是整天惦记着转板的事。不同规模的企业在不同层次的市场融资发展,这才是多层次资本市场建立的根本。

第一财经:新三板在服务中小微改善企业融资环境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地,带动了民间资本对实体经济支持的前移,也整合了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您怎么看新三板这方面的作用?

于洋:首先呢,我们要肯定新三板在改善中小微企业融资环境方面的作用,中小微企业融资渠道单一,只能取得银行贷款这种间接融资,并且难度很大。新三板的推出确确实实让一些很难拿到钱的中小企业能够得到融资,比如定性增发新股,发行私募债等直接融资方式。

同时呢,我们也看得到,新三板还有一定改善发展的空间,比如优先股、公司债等等一系列融资方式的细则还没有出,我们也期待股转公司和有关部门加快创新步伐。

还有呢,在这里我必须要给广大新三板公司提个醒,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融资方式的多样化也对企业的财务管理水平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企业要根据自身特点以及战略布局,不能盲目追求高融资方式,或者一味迁就最低成本的融资方式,而是要根据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按照自己的战略需求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融资方式,这样才能得到健康长远的发展。

第一财经:此外,广发还规定,在北京分行申请该项业务的公司还必须满足年销售收入1000万元至1.5亿元、北京注册成立正常经营两年以上、两年盈利资产负债率70%”等三大条件,且融资成本约为基础利率上浮30%。这样的规定是否合理?这一水平的融资成本对企业来说可以接受吗?

于洋:这样的规定是否合理,本身就是一个不合理的问题。广发提出这样的规定,是基于自己的风险控制考虑。这既然是一个商业行为,广发就可以提出自己的条件,是否合理,市场自然会用脚投票。而较基础利率上浮30%的融资成本,对于国内大部分的中小企业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甚至可以说是喜闻乐见的。我们都知道很多中小企业获得银行的贷款非常难,通常会转向私募债、信托、甚至是民间融资的方式来获得资金融通,而这些融资渠道的成本都会高于较基础利率上浮30%这样一个价格。